飞扬

许梦月】 发表于 2015-11-17 19:43:00 点击: 【字体: 收藏

广东的天气不像其他的城市来的分明。它一天内可分为两个季节。在中午十二点钟前,它叫初秋,十二点过后至傍晚六点,它叫夏末。选择在这个季节出行,是一件非常舒适的事。

周末这天,由于我们的条件只允许一天来回,我们一致决定,实行新颖的出游方针,那就是骑着单车去旅行。

早上八点,吃过早餐,准确好水和干粮,清点完人数(无非就是一家四口),检查交通工具,就可以上路啦。

这样的天气真好,有明亮的阳光洒在身上,却不温不热,迎面吹来清凉的风,像是在抚摸我的脸,轻轻痒痒的,让我不自觉露出了笑。悠闲骑着单车,让我回想到学生时代,也是这样,人手一部单车,三五成群就成了浩浩荡荡的单车大军,路人见了唯恐避而不及。

由于没有所谓的出游计划,我们是随到随游。路过某村路口的时候,我们停了下来,参观起这棵已有三百二十年的榕树。这棵树的树身十分壮大,估计要四个成人的手臂才能将大围住,树干又粗又结实,身上被数不清的树腾缠绕,有的又从树干的身上绕过悬挂下去。密密麻麻的树腾像胡须一样长在老树上。可整棵树的枝叶,葱绿而茂盛,就连我们想透过树的缝隙去偷看阳光,也只能看到一点零星,地上几乎看不到落叶,这与它的年龄大大不相符。三百多年来,它成了这个村子的守护神,风雨不倒。

穿过村口,我们来到了镇区上最大的滨江广场。这个广场是围绕镇区的周边而设,单是走路也是要走上好半天。我们一边推着单车,一边游览这江边的景色。只见江上正有几只两头尖尖的渔船鸣响船笛声从另一头快速而来,我们看到整个船底都被冲击起一簇簇雪白的浪花,有点腾云驾雾之势。沿着江边走,有好几拔爱好垂钓的人,要么正摆弄鱼具,要么就安静地等待鱼儿上钩。脸上都显露出自在的神情。

所谓广场其实也是一大片围绕江边而建的露天公园。这里除了有青青的草坪,弯弯的柳树,火红或明黄的美人蕉。有很多情侣或友人,纷纷结伴在花圃拍照留念呢。还有很多娱乐健身的器材。江边其中一处已经聚集了很多人,不大不小的篮球场上,一群朝气蓬勃的年轻人正拼命地争一只篮球的拥有权,偶尔伴有响亮的哨子声,紧挨着操场的是一百多平米的健身场所,有好几个中老年男人正在做仰卧起坐,压腿,锻炼二头肌。有的脸上也布满了汗珠。对了,还有小朋友们喜欢玩的滑梯。看着一群宝贝像捉迷藏似的,从这头到那头,再从“隧道”里溜出来,大人们的心就像他们脸上的笑容一样甜。

一路上悠哉游哉,不知不觉就来到了镇上有名的“袁崇焕纪念”园。不必购买门票即可入内。袁崇焕是我国明朝时的守卫边防的一名大将,他在世时为国家和人民立下了许许多多的汗马功劳,其中“宁远大捷”一战最为卓越。他还未曾享受过一丝一毫的荣华富贵,就被朝廷奸人所害失了性命。人民为了纪念这位英雄,特地在他出生的地方修建了一座纪念园。

一进入纪念馆大门,就能看见袁崇焕的石像高高地屹立在正门。身穿出战时的战袍,头盔,手握佩剑,做随时准备拔剑出击之势。身后的披风迎风飞舞。威风凛凛的面貌让人肃然起敬。

走下石阶梯,一幅清丽秀美的风景画呈现在我们眼前。画的中央处是一泊人工湖,四周被密集的杨柳树围绕,翡翠色的细枝条,在微风的鼓励下,温柔地吻上了碧绿的湖面。画的右边是一条仿古长廊,由长木凳和脱了红漆的圆木柱组成。柱子上还有人工雕刻的古老文字。两三座青墙灰瓦的文帝庙宇立在了柳影长廊旁,只听得佛音阵阵,梵香袅袅。庙外还有一棵挂满了心愿的百年老树。

沿着画卷往前走。青砖小道,清水潺潺,微风拂面。古老的峰火台,锈迹斑斑的火铳,作战时用的长枪,战车,马槽,这一切都在向后人们诉说英雄和国家的故事

好一幅令人美景不胜收的画卷!

紧接着还在园内参观了“暨法西斯胜利七十周年”的篆刻展览会。一幕幕的历史又重现眼前,我们除了享受当下的生活,也要时刻铭记那些用鲜血踏出来的足迹。

已经是中午一点,我们只能匆匆结束了行程。重新发动小轮子,往家的方向驶去。

TAG: 飞扬

上一篇:绘画作品

下一篇:开心的一天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