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能妥协吗

金诗亮】 发表于 2015-09-18 14:48:09 点击: 【字体: 收藏

 

教育能妥协吗

     随着手机的普及, 我们这个农村普通高中的学生几乎人手一部手机。由于学生的自制力不强,手机的不当使用给课堂教学和课后的学习带来严重的干扰;一些学生因沉迷玩手机,学习成绩一落千丈,意志消沉。面对这种现象, 学校做出决定并以告家长书的形式通知家长:(1)禁止学生带手机进校园,一经发现任何老师都会将其没收;(2)家长若有事联系学生,可以和班主任,授课老师,校办公室联系,我们将及时通知学生;(3)学生有事和家长联系,可以借老师的手机,学校办公室的电话使用;(4)学生在家,家长要引导他们用好手机。为了落实这项措施, 学校专门开会动员教职工配合:不在课堂上接听电话, 不在办公室玩手机,做好学生的表率,并对老师每个月给予一定的通信费补贴。虽然学校管理的力度很大,但在日常校园中偶尔还发现学生玩手机,最近我在值班时就处理了一个叫文强(化名)的学生在宿舍玩手机事件。

    文强(化名)同学高一上学期在我班,记得那时他文化课成绩和纪律方面表现一般。我们学校高中分科早,高一下学期他就选择了物理生物,而我带的是历史政治班 ,又不教他班的数学, 渐渐的对他就不太了解。好象刚分班时他在路上遇见我还喊声老师好, 时间一长, 就不打招呼了,而我又是那种很把自己当老师的人,学生不向我问好,我是不主动的。两年下来, 我们在校园内相遇时就像陌生人一样。

     那天晚上我值班,检查完教室后,来到男生宿舍,查看学生到位的情况。刚到文强的宿舍, 他正坐在床上玩手机,见我进来,慌张的将手机藏起来,装着什么也没发生似的。我缓慢的走过去, 直盯着没全部藏起来的手机,伸出手,什么也没说。 他马上拿起手机装进口袋,并说:“手机是借人家的,不能给你”。我还是沉默着, 没有收回手。他站起身,和我僵持着。当时我很气愤, 这么多年的教育经验告诉我,此时发脾气也是无济于事的。 我说:“不是你的,也要交给我, 学校早做了规定”。他接着说:“用一下手机有什么关系呢。”同宿舍的其他同学看着我们, 看我如何收场。 当时的命令不起作用,学生不理解学校和老师的做法,并且情绪有点激动。我打算先缓一步,就对他说:“你跟我出来。”我走了两步,回头看他跟在后面,看来还有说服的希望。

     来到值班室,我先让他坐下,接着问他手机既然不是你的那是谁的,他说不想说。我说:“你应该清楚手机是不能带进校园的, 你的班主任应该和你们提了要求的,他肯定说了值班老师发现玩手机肯定会没收的。”他一直不说话,我接着说:“要不我马上打电话问问你们班主任,如果他说你可以晚自习后在宿舍玩手机,那我就不说什么了。” 听我这么说,他忙说:“你不要拿班主任来压我”。 听到这,我觉得他态度怎么还这么强硬,大声说:“我压了吗, 做为一个值班老师,我只是在做自己的事情,看到学生有违纪的事情就要去管,今天看到你玩手机,我要没收, 以前我看到别的学生玩手机,我也一律没收了,并且人家二话不说, 马上把手机给我。你想想自己的态度吧。”他沉默着!

   

     三分钟后,我跟他说,今天的手机肯定要没收的。他低着头有点哀求的声音说:“老师你就通融一次吧, 给我一次机会,这手机真的是借来的。”我看他态度有所好转,声音压低点说:“ 我也请你帮老师想想, 既然学校安排我来值班,我就要对值班负责,看到不好的现象要制止, 在以前的值班中,我没收了好多手机。如果我这次看到你玩手机没没收,下次学生在我面前玩手机,我有什么资格批评呢,以前被我没收过手机的学生都要在背后骂我做事不公平。你说对不对?”他说我不跟别人说,人家就不知道。我接着说:“这很难保证的, 因为没有不透风的墙。就算人家不知道,我在背后做事也要公平的,不然我觉得对以前被没收过手机的学生是不公平的。”他没什么可说的,但还是不愿交出手机,并且希望我破例。我又开导他说:“ 我们每个人不要总想着自己的方便, 什么事情都为自己的需要服务,得为别人考虑。如果总是为自己考滤,是种不成熟的表现。”他说让他冷静会。

见他一直不说话,我先开口了:“还是先把手机交给我吧,你跟借手机的同学说明清楚,况且这种型号的手机又不值几个钱, 你想点办法自己也能解决。”他说手机是位离家很远学生的,他父母都在外地务工,几个月才回家一次。如果手机交给你了,他就不方便和父母联系。 我想这时他说这番话应该是真实的, 面对犯错要承担的后果与如何面对同学的责怪, 他现在心里也很矛盾。面对学生的错误,我觉得关键是让学生真正的改正错误,我打算让步。我说:“我相信你的话,我可以不把手机交给政教处,明天交给你们班主任,这样你有机会和你的班主任说明情况,争取他的谅解。” “班主任肯定不会把手机给我的”他马上接着说。我说那不一定的,要看你的实际情况,你可以让手机的主人跟班主任说,或许老师会根据特殊事情特殊对待呢。他说纵然那样去做,可能性也很小。看来这个学生需要心理上的帮助。

 我提议我们一起想想办法, 我说:“那这样吧, 明天我喊你一起把手机交给你们班主任,你班主任问你在用手机玩什么,你就说刚拿出来就被我发现了。那时我就说确实是这样的,说完我就说有事离开。文强,我只能做到这些了。”  听我说完,他马上掏出手机。

第二天中午,我们按约定好的去做了。后来他们班主任让借手机的那位同学每个星期五放学去他那里拿手机,星期天晚上归还手机。这种做法两位学生也很满意。

 事情过去快一个月了, 在处理这件事的过程中,我既维护了学校的规章制度,也人性化的教育了学生。我反思到“妥协”一直推动了事情的进程。如果我伸手要手机而他不给时,我强烈要求,或许会产生师生间的争执, 这样就不好收场。将学生带出宿舍,让他有段时间冷静,并且单独的谈话更有利于重新认识问题。本来到值班室,教师的态度可以强硬点,因为环境变了, 即使有师生冲突影响也不大,况且老师有理有据。可我再次在姿态上选择了“妥协”,选择在思想上开导学生,为他主动认错做准备。当他的态度有很大的变化, 理性的看待这个问题,只是有自身的困难时,我并没有袖手旁观,而是继续“妥协”,选择帮助他解决困难。老师有原则的妥协成了合理的解决这件事的利器!

TAG: 高中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