驳“最没用的教师就是语文教师”

朱梅】 发表于 2015-09-18 15:06:53 点击: 【字体: 收藏

最没用的教师就是语文教师

坊间有言:最没用的教师就是语文教师,说的是语文教学谁都能胜任。我认为这纯属外行人的无稽之谈。他们不懂“语文”这个词的内涵,把它误解为“语言文字”,以为只要教会语言文字就可以了。更不懂语文教学内容确定的特殊性,以为无论什么样的文章都用一个模式套套即可,所以才会轻视语文教师的作用和语文这门学科的地位。

就教学内容确定的特殊性来说,语文老师就得花时间花精力去思考。现代语文教学的依据,有课程标准、自身经验和体式学情,特别是体式学情是重要的教学依据。体式包括体裁、风格、流派、语言特点、艺术特色等因素。就体裁来讲,记叙文、说明文、议论文的教学重点肯定不一样,散文也不能当成记叙文来教,如《藤野先生》,把它当做记叙文来教,重点就是藤野先生这个人,所以它的核心部分就是找藤野的所做作为。可是《藤野先生》这篇文章选自《朝花夕拾》,《朝花夕拾》整本书是介绍鲁迅先生的人生经历和思想变化的历程的,那么显然它不是讲对象,不是讲藤野先生这个人,他跟我们现在讲的写一个人的散文不是一个概念,鲁迅无非就是把他那一阶段对他人生印象最深刻的标记作为题目而已。还有风格流派,如现实主义、浪漫主义,鲁迅的小说和沈从文的小说的语言、语体都有很大的差别。现实主义小说就要用现实主义的办法去读,浪漫主义的小说就用浪漫的办法去读,否则就会错位。鲁迅的小说和沈从文的小说鉴赏方法、重点也有很大差别。所以,我们教师应分别对待。

除了体式,学情的分析、把握也很重要。我们以体式定教学目标,即核心的教学内容;依学情定起点,即以学生自己能理解和感受的内容作为起点,然后设台阶让其理解感受他们可能不理解或不能很好理解的部分,而这些地方往往就是课文最紧要之处。一篇课文哪些是我优先要教的,哪些是必须要教的,要根据学生在读这篇课文时候的状态,原则是学生自己能看明白的,学生自己能感受到的一般就不需要在课堂里再去教,至少不需要作为重点的内容去教,就是可以作为教学的起点部分,让学生去交流。课堂上应该教的部分应该是学生凭自己经验和能力看不到的地方,看不出来的地方,体会不出来的地方,应该教这些东西,所以我们依学情就是在备课的时候就考虑哪些东西学生自己可以看明白,哪些东西学生理解不了,不理解的教师就要实时给予帮助。比如,《胡同文化》这篇课文,胡同有几个特点,学生自己是能够看明白的,这就不必费时费力,而对于作者的情感,学生未必找得准并理解透彻,所以,我们教师就得设台阶帮助其深入理解。     综上所述,想教好语文这门学科并不是一件易事;想成为一个有作为的语文老师也非小菜一碟。所以,那些坊间传言我们无需理会,努力做好我们自己吧。




 

TAG: 教师 语文